当前位置: 主页 > 全年公式规律出尾 >

少年强则中国强-学校体育是体育最大问题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6日

热门信息:

少年强则中国强-学校体育是体育最大问题 中国学校体育》推荐阅读:“不出汗”的体育课需要改变 首部中国学校体育发展报布 关注学生健康 教育部与耐克合作推动中国校园体育运动发展

  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五次会议在开幕,上关于青少年体育教育和体育等话题也成为讨论热点。李克强总理在报告工作中指出:加快培育文化产业,加强文化市场监管。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做好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工作,统筹群众体育、竞技体育、体育产业发展,广泛开展全民健身,使更多人享受运动快乐、拥有健康体魄。人民身心健康、乐观向上,国家必将充满生机活力。3月5日,十二届全国五次会议在开幕,上关于青少年体育教育和体育等话题也成为讨论热点。李克强总理在报告工作中指出:加快培育文化产业,加强文化市场监管。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做好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工作,统筹群众体育、竞技体育、体育产业发展,广泛开展全民健身,使更多人享受运动快乐、拥有健康体魄。人民身心健康、乐观向上,国家必将充满生机活力。

  李克强总理在去年全国答记者问上针对健康中国说的一句“每天都有人为健康中国奋斗,请珍惜身边提醒你运动的人”让体育人为之振奋、欢欣鼓舞;对于体育的重视表示着体育已经向着全民健身、全民参与的方向发展,体育的重要性就像今年工作报告里写的那样,“人民身心健康、乐观向上,国家必将充满生机活力。”

  同时,全国代表、世界冠军徐东香在今年讨论中认为广泛开展全民健身也是让大家劳逸结合,适当从工作中、学习中、压力中解放出来。尤其是青少年的健康应当更加引起广大学校和家长的重视,应多鼓励孩子参加体育锻炼,多开设一些学校体育课。应多鼓励孩子参加体育锻炼,多开设一些学校体育课,更加重视青少年的健康。

  在去年会议通过的《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广泛开展全民健身运动,发展体育产业”让体育与健康上升为国家战略,预示着体育的春天来临。但是我们的学校体育,我们的体育课呢?

  近几年来,学生所凸显出来的因运动不足致体质下降而诱发的运动猝死、近视率飙升、肥胖、患病率上升、“三高人群”年轻化等青少年学生体质健状况状明显上升。面对学生体质下降这一严重现实,我们庆幸我们的学校体育还有点韧劲,至少还保留着体育课,虽然存在各种问题,起码还是有点作用,不然后果更严重。然而这门伴随人成长经历长达13至14年、多达1400个左右学时数的身体必修课却在学校教育中尴尬无比、夹缝。

  国家也显然看见了体育课被弱化和边缘化、学校体育无法发挥作用、学生体质下降等严重问题,因此才有了“问题倒逼”为旨的《中央关于全面深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对整个体育只提出了一句话“强化体育课和课外锻炼,促进青少年身心健康、强健体魄”,可见国家层面还是认为竞技体育、社会体育、职业体育、中国足球、体育产业、全民健身等领域的问题远没有学校体育尤其是学生体质健康问题严重。提出强化体育课,说明国家层面早已经认识到体育课才是中国体育最大的问题。然而,两年多过去,那块难啃的“硬骨头”仍然躺在那里。

  从历史来看,中国的学校体育发展经历了从萌芽到轻视、从引进到、从重视到边缘化的过程。西周时期的“六艺”教学内容中“射、御、乐”就具有体育教学的本质;而后的两千多年封建社会,则受“”、“五金”的影响,教育思想严重的重文轻武,最终助推了两千多年封建制度的。洋务运动兴办、把体育引入课堂,则成为新式体育课的开端,特别是清1903年颁布的《奏定学堂章程》各级各类学堂设立“体操科”,结束了封建社会两千多年学校教育中没有体育课的历史。

  “五四”时期的教育思想更加活跃,1917年在《新青年》发表的《体育之研究》以其精辟的论证对我国后来的学校体育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1923年,国民颁布的《新学制课程标准》把“体操科”改为“体育课”,废兵式体操为以球类、游泳、田径、普通体操近代项目为主的教学内容,并增加生理卫生和保健知识,成为我国学校体育史和体育课的一个里程碑。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高度重视学校体育工作,在“健康第一”思想的引领下,学校体育工作制度逐步建立,为正常开设体育课创造了基础。1952年颁布的《学校体育工作暂行》明确了学校体育的基本目标;同年下发的《各级各类学校教学计划》:从小学一年级到大学二年级均开设体育必修课,体育被明确为必修课正式确立,学制沿用至今;1953年教育部下发的《关于中学体育成绩暂时考察办法的通知》:体育课是中学课程的一科,其成绩与其他各学科相同,按一门学科计算。这些措施使我国学校体育得到了一个黄金发展期,体育课拥有着重要地位。受“”影响,学校体育及体育课受到严重冲击并停滞,直到20世纪80年代才重新起步。但是,以来的学校体育发展并不顺利,特别是体育课被边缘化致其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同时,学生体质健康水平30年来持续下滑。

  虽然,以来,国家对学校体育的的重视和投入不少,特别是自1979年“扬州会议”以来的30多年间,国家陆续颁发了《高等学校体育工作暂行》、《中小学体育工作暂行》、《学校体育工作条例》、《小学体育课程纲要》、《中学体育课程纲要》、《全国普通高等学校体育课程教学指导纲要》、《中华人民国体育法》、《中小学体育课程标准》、《高等学校体育工作基本标准》等一系列文件法规和工作标准,同时对学校体育和体育课进行各种和创新,但并没有保障体育在学校的地位,也没扭转体育课的窘境,反而学生体质健康水平持续下降。这个问题由来已久,却偏偏被忽视。

  体育课是学校体育的核心,体育课的好坏决定了学校体育的成功与否。而体育课的今天,是延续多年的人才选拔机制重文轻体和体育工作重竞技造成的结果,也是几千年来重文轻武的科举遗留意识再体现,同时是过分的式教育模式让以身体为主的体育课只能靠边站所致。

  看看今天的体育课,文件和标准比哪个学科都多、却成为不落实而压箱底的存档;学生不动、体育课成为“三无七不”温柔课;学校不重视,体育课开课率不足、沦为边缘化学科;社会的偏激认识,体育课沦为鸡肋;安全的“紧箍咒”让体育课无从施展等等。体育课想要作为,却依然只能在边缘徘徊。